lulu Leslie

珠海 黑格 纹身 手绘

世间的一切美好 都不配得到
全都是我活该

满怀的心事依然能够假装坚强

美尼埃在一点一点地剥夺我的听力
直到死亡之前都不会有安宁的一刻
不过最近开始有点影响到日常生活
别人说的话听不清楚门铃听不清楚手机响了也总是听不见很火脑很气自己这个样子
也许助听器会改善一点这样的情况
但是我跟家人说不出口
感觉在徒增担心又是大惊小怪一场
佩戴助听器对家里的负担轻得不值一提
但是总感觉我自己不配这样一次次不停不停得向家里索取
视力有问题佩戴眼镜一样见怪不怪
听力有问题佩戴助听器就像残疾人
好无力
好累

情人节 提起情人 会想起我吗

丧失感知能力

我究竟做错左d咩
点解世界要甘对我

明明是千真万确没有的事
我也想不出理由来
只能说是不喜欢了吧

一定觉得我很恶心
是的我也想杀死我自己

过年
冬怎么会大过年呢
过年最好的朋友都陆续回自家了
每年过年的时候是最落寞的
理解你的人都走了 他们都有真正属于他们的地方
而剩下自己只有一群相互讨厌猜忌只想避而不见的所谓家人
去年的机缘巧合
遇到思想的高度契合
也罢
都不会再有了

烦死人
样样也都唔顺心
烦鬼死